怀刀似雪

如果你也觉得心灵相惜,那就请你给我个肯定的回应。

早上好!请私信我您的威信号然后我们就可以私联

(昀悠)男子高中生让人吃不消

*悠太性转
*很畜牲

男子高中生让人吃不消

忙完这个项目后,悠太答应过组里的同事作为组长要聚餐请客吃饭。吃到一半手机闹钟突然响起来,她都被吓了一跳,划开屏幕一看原来是每周六的十点董思成上完化学课,她要去城西接他。闹钟关掉没两分钟,董思成的电话先来了,悠太给他存的备注是“小朋友[表情][表情]”,她接起来,小朋友语气不太好“你今天不用来接我了。”

“欸?”悠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捂住听筒急匆匆跑去相对较安静的厕所接电话,她这个小朋友有时候脾气古怪得很,生起气来气势汹汹又不知缘由,她有时候会想,难道真的是两岁一代沟吗?她自认为能get到组里年轻人的点,但面对她这个小了她几岁的小男朋友,常常是...

实在是太好啦,以后也会顺利的,生活工作方方面面都顺遂如意!
好神奇!我们共感啦,感觉我们最近苦恼的事情都差不多诶,我也时常觉得自己太虚度光阴太没有作为了。你说得对,认真过好今天也很重要,认真考虑明天想吃什么玩什么也很有意义啊(os:别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找借口了!)在有余力的时候,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坚持下去吧,我觉得不一定每个人都要有远大的目标或者理想吧(我就没有),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一个个完成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好像自顾自说了很多看起来很套话的东西,不仅仅是说给你听,大概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们一起努力吧。
哦对了,我也准备过几天去剪短头发!太巧了吧~

密友这个三千字的小短篇已经不能再番啦,灿俊,以后还是会写的!

最近没有哦……

(娜俊)第二岛屿

08


做个富二代最好的事儿就在于无论做什么工作,前缀都有自由俩字。自由撰稿人,自由作家,反正不靠这份工作吃饭,万事随风,甲方爸爸是谁?随他去吧。


黄仁俊就属于富二代里的富二代,少爷里的少爷,大学念了个边缘酒管专业,毕业了却突发奇想去学摄影。他的微博认证是自由摄影师,天气好了起得早就去拍接拍,偶尔接漂亮女孩漂亮男孩的私房,当然也得看他心情。虽然摄影技能是半吊子,但妄自菲薄是没有的事,反而有点孤芳自赏,可能是遗传了点年轻时是舞蹈家的他妈的艺术细胞,他的照片剑走偏锋虚实不明,意料之外收获了很多粉丝,每个月那么一单私房都要提前俩月预约。


他虽然心情糟透了,但契约精神还是有的。有个小男...

刽子手的最后一夜

十一月的某一天,百花奖颁奖典礼的那个晚上。李东赫在远隔江城数万里的地方拍一场重头戏,那天恰逢雨雪铺天盖地,飒飒的寒风如刀锋般刮过他的侧脸,他喘着粗气跟另一个男演员在雪地里肉搏,李马克按照剧本上说的等他爬起来后一拳朝着他的正脸来一个结结实实的上勾拳,开拍前他们俩说好来真的,李东赫硬生生接了那一下,嘴里的血袋破了,舌头磕碰到齿关也撕裂出咸腥的血液。


  李东赫是南方人,比不得生于加拿大的李马克扛冻,等过完这个镜头,他整个人匍匐在雪地里,左脚刚提起来几寸右脚就又陷进雪里一尺,穿得臃肿肥大的两个助理跑过来搀他,一左一右像提鸡崽子似的把他架回来。Minus一边给他怀里塞暖袋,一边给他披上...

抱歉刷屏了今天😶
我也有好苦恼的事!和朋友分享了发现大家今天好像都不太顺利……都好辛苦啊,那么就更努力来克服这个困难吧!不开心的时候大吃一顿真的会开心很多!谢谢你喜欢岛,明天我就更新!😙

这是哪个贴心宝被?不要害羞,有事嘀嘀叭,二春到您家。
我的这个扣扣有点复杂,不是自己申请的,两年前买来的。绑定的手机不用了,问题也忘了……现在持续申诉中……
so sad

😭今天我的扣扣忘记密码了,找了好久还是申诉不成功(大鸡排式哭泣)
今天七度,吃冰激凌了。
章鱼哥,可以私聊我哦

长沙今天真的直降温度(已经穿上很厚的外套像个老妪一样缓慢行走)你也要多穿衣服以免感冒!(不过我决定下了晚课去吃冰激凌🍦)
我也爱你宝被!

(娜俊)第二岛屿

*说实在的又想换题目了


07


黄仁俊没接话,要是罗渽民还是高中那会儿的样貌他就能直截了当质问他你装你马呢?可是今非昔比,罗渽民这张漂亮得杀人放火了也能轻易获得原谅的脸成了最尖锐的武器,带刺的玫瑰都不止,这是沾着毒液的利齿。


距离最后一次见到罗渽民已经过去五六年之久,别说外貌皮相,从性情来说很难把现在这个罗渽民和以前的罗渽民对号入座。坐在黄仁俊面前的这个罗渽民谈吐大方举止绅士优雅,给黄仁俊递纸巾擦唇角时的笑容都无懈可击,黄仁俊就算是忘性大脸皮厚也没忘记不到十二小时前他俩还天雷勾动地火打了一炮,醒来就倍受屈辱收了貌似是这一夜的辛苦费,八百块。而现在罗渽民如此若无其事,如此臭不要脸...

谢谢宝被!我大概可能猜到你是谁。感谢你对这篇一直以来的喜欢!我没有压力很大(你也看得出我瞎嗑得挺快乐的)希望你周末愉快😊

我一定要说,昨天晚上的罗渽民,好帅一个男的!

第二春的秘密基地

(娜俊)第二岛屿

💡💡高亮 不是新坑 情路改名第二岛屿

06


衬衫里掉下来的是一张名片,上头简单明了印着罗渽民的名字,黄仁俊瞅着那仨字心里别提多别扭,昨夜的浓情蜜意都化成泡影,他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期望昨天晚上浪到从黄海拍打到南海的人不是他本人,但那的确是他本人,他本人昨天晚上还说了,诶帅哥(他没有当面叫他美女),记得留个联系方式。


有什么比你一见钟情并成功本垒的对象其实是你的老同学更让人尴尬的事情?黄仁俊倒不是矫情被睡了,只是为什么偏偏是罗渽民?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什么端倪,据他所知,罗渽民高三上学期出国留学之后就再也没听说过什么消息,毕业后他们也渐渐不再找这种乐子,罗渽民本来就是他们那群人里的边...

(娜俊)第二岛屿

我保证这个回忆一点都不长
05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谁提起罗渽民这三个字,黄仁俊可能这一辈子也很难想起来这个名字跟自己在遥远的过去有那么些关联。那还是他上高中的时候,他高中也跟现在一样不爱上学,最大的乐趣就是天天跟李东赫钟辰乐一块儿在学校里找乐子。这个罗渽民,就曾经是他们的乐子之一。

罗渽民这号人如果不是他理论上还流着一半罗琦的血,他根本没办法出现在黄仁俊面前。黄仁俊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念的一般人付不起的学费的贵族学校。他当时念的高中是远近闻名的市西联,学生的爸妈非富即贵,基本上都是把家里宠大的宝贝给送来了,所以罗渽民这个“杂种”的来临,算是给表面平静无痕的油锅里浇上一泼冷水。

最开始黄仁俊...

或许大概maybe小春能拥有一个评论吗

这是昨天11给我画的(据说是我)挖坑图,嘎嘎好好笑大家一起笑笑
p2是昨天关于白月光的问题回答💤

看看呢!其实奔月我有在写但是我的废稿和待写实在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所以还是缓缓再发出来吧

p1乔治巴顿(酷且适合doi)
p2是本来觉得很适合阿摘的奔驰大G(也适合doi)

(娜俊)第二岛屿

03

忘了说,黄仁俊这人男女不忌荤素照收,他就是一按照外貌协会条条框框降生的奇葩。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约炮的对象一定得好看,当然,他个人的癖好也得优先,首先看身材,身材十分脸八分也行,如果脸只有八分那身材就必须得十分,他这种龟毛到极点的吹毛求疵虽然让他背上了一个嘴炮行真枪实弹不行的标签,但也是这种高标准高要求让他虽然恋爱经验丰富但床上功夫不行。

黄仁俊天生对比例敏感,哪怕只是刚才那惊鸿一瞥,他都立刻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就是他要找的神秘人。虽然他今天打扮正式了些,但裹在西裤里的腿还是那么长直美妙,闭上眼睛就能感受到熟悉的线条,啊这就是爱的味道。

他没有操之过急,反而也对那男人笑了一笑,这个笑区别于...

(娜俊)第二岛屿

01

国庆假期,西湖楼大门口人山人海,冒着油光和热气的脑门层峦叠嶂一望无际。黄仁俊开着车猫步沿着望江路逡巡一个空余的停车位,这条十年前本来由自行车小电摩通行的道勉强拓宽了几尺,两侧还种了些多余累赘的灌木,他前段时间刚提了他姐送他的毕业礼物,一辆乔治巴顿,盘高个大,树枝刮刮擦擦一路。黄仁俊脏字蹦到嘴边又被咽下去,十一点三十七,他拍了把方向盘,喇叭摁得震天响。手机不知震了多久了,钟辰乐催人像招魂,黄仁俊一个也没接。他下了车前后左右找车位,远处有辆甲壳虫从车流里钻出来腾出一个位置,他跟过去,一亩三分地,堪堪能容一席之地。

钟辰乐还在猛催,电话打不通微信消息一条接一条,这边来人了你还不快来,这边人...

(磊千)有朝一日

短小一篇,送给 @南墙

*

也真的没有谁对他说,你俩不能见面。这种事情是自然而然潜移默化的,媒体常常把他们两个相提并论,今年的夏天里两个人的名字就像情侣一样整日挂在热搜榜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俩公布恋情,点进去一看,噢还是这两个要高考的小孩。

高考放榜后他俩的名字终于最后一次捆绑着出现,两个人都不分伯仲上下难分,皇城根下最好的两所艺校的状元,两边互相看不顺眼准备互踩对方一脚的粉丝闭嘴了,倒是路人诧异了一会儿,难怪这俩孩子名字总连在一块,难怪他俩总是遥遥相望从不聚首,原来是旗鼓相当,王不见王。

北电的军训比中戏早那么点儿,吴磊收拾完行李报了道,去宿舍的路上都是一路媒体保驾护航。他看艰难...

质问箱

(卡锟)告别时

04

他慢慢眨了一下眼睛,像是在反应你刚刚说了什么。这种样子你觉得太可爱了,有一种和年龄不符迟钝的天真。于是你又说,这次加强了语气“加个微信好吗?学长?”

他反应过来,不知是认为你终于肯以平常态度跟他说话是种了不起的进步,还是觉得你的这番姿态只是你的一次心血来潮。总之他把手机递给你,你弯下腰,认认真真地扫码,逗得他笑了出来。

太好了,他并不是一个计较的人。你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更改了他的备注,你想改成他的本名,又觉得过于生硬拉远了距离,问他昵称又似乎太唐突,你顿了一下,改成了“学长”。

等到下一节课上课,他和他的同学都走了,你下意识想跟着他,却被室友拉住。室友一脸混乱地问你:“钱锟又怎...

(卡锟)告别时

01

你十九岁就对他说过爱了。那时你大一,他是班上年轻的助教。你还记得在军训的结业晚会上他唱了一首人非草木,鼓掌欢迎他上台时你没报太大期望。你姐姐也常唱这首歌,自以为感情丰沛实则矫揉造作,你看见他上了台,军训基地几束简陋的灯光从棚顶照下来,他眼神很轻地望下台去,角度像是与你对视了,你心一紧,不知该不该瞥开眼神,只是还没来得及移开,他就忽然笑了一笑。

那天晚上的歌你不太记得了,但你的确是专心致志听完了这一首人非草木。他下台时你问旁边的同学“他叫什么来着?”同学告诉他,那是高两届的学长,学音乐的,叫钱锟。

他居然是高两届的。这让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性格温软,新生捅出的篓子跟在后面挨个收拾,...

速醉

55555555555好喜欢,一直以来很喜欢唱情歌给你听这种虽然烂俗但是也浪漫的表白方式,大声说要做你男朋友的小糕好可爱啊我流泪太平洋(簸箕我三澄!)

三澄さとみ:

@NakajimaHaruka 二春生日快乐!


*BGM:▷双子-徐秉龙



00


你的歌有写给发小的,有写给跟你419的女生的,有写给这家酒吧的,别的愿望我没有,你能不能给我写首歌啊?李东赫。



01...



1 / 2

© 怀刀似雪 | Powered by LOFTER